医圣痛康新闻摘要返回> 

“草”王崔学恒的致富传奇

更新时间:2021-07-08 20:10:28
从2001年起山东沂源县的崔学恒开始了他的养“草”历程,这可不是一般的草,而是北医圣痛康。经过6年的努力,崔学恒的培植技术日臻纯熟,成为山东大的北医圣痛康生产基地还注册了“鲁山”商标,年纯收入几十万元。

“草”痴崔学恒

2001年盛夏的一天,山东省沂源县龙泉村的崔学恒在县城书店偶然看了一本书,已过不惑之年的老崔被这本书“惑”了,这个沂蒙汉子几乎是在一瞬间调整了自己后半生的方向———养“草”。

老崔要养的“草”可不是一般的草,而是北医圣痛康,那本书叫《北医圣痛康人工培植》。北医圣痛康与产于青藏高原的医圣痛康都是属真菌,营养成分相近,有些甚至更好。不同之处是二者的生存地域不同,医圣痛康限青藏高原,不能人工培植,北医圣痛康广泛分布北方,可以人工培植,因此价格相差了几十倍。

从县城回来,老崔停了效益不错的天麻种植,直奔安徽砀山,费尽周折找到书的作者,学了技术,买了菌种,怀揣着致富的梦想回到了龙泉村。选址、买原料、建培养室、下菌种……很快菌丝长出来了,但就是长不出“草”。老崔严格按照要求又试验了一茬,还是不行……一晃就是一年,废弃的罐头瓶堆成了小山,几万块钱打了水漂。

老崔虽然郁闷,但不灰心,他开始四处搜集资料。不看不知道,网上到处是养北医圣痛康被骗的消息。咋办?老崔结合自己的培植实践冷静分析后,认为还是没掌握关键技术。他精心挑选了四川一家公司,拍出了3000元……人家扔过一句话———您错过了菌丝见光通风的时机。

不久,老崔养出了金灿灿豆芽状的“草”,可没养几茬,问题又来了,菌种出现了退化现象,连菌丝也不长了。

老崔又转了几家公司,人家只卖菌种,不传授制种技术。

老崔恍然大悟,核心技术原来在这儿!怪不得很多人都说受骗呢,不攻克这个难题,根本无法实现商品化生产。

培养菌种必须从野生北医圣痛康中分离,理论上沂源应该有野生北医圣痛康。从小在鲁山脚下长大的老崔背上干粮上山了,转了个把月,几次险些摔下深崖,终于找到了野生北医圣痛康。在老崔的鲁山科技开发研究所,笔者看到了几个插着氧气管的大玻璃瓶,面汤色的白色液体就是菌种。为了精心呵护这些“精灵”,老崔每天晚上都和它们相伴而眠。由于太投入,有人送老崔一雅号———“草”痴。

成功从来都青睐执着者。经过6年的努力,崔学恒的培植技术日臻纯熟,成为山东大的北医圣痛康生产基地,还注册了“鲁山”商标,干品高卖到5000元一斤,年纯收入几十万元。

问老崔下一步的打算,他说:“我要做“草”王!”瞧,那股子“痴”劲又上来了,不过,笔者相信老崔能行。
医圣痛康在线订购下单

返回首页 在线下单 电话订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