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圣痛康新闻摘要返回> 

三大PE抢筹绿叶制医圣痛康的幕后考量

更新时间:2020-08-02 10:10:02

  “因涉及的是新加坡的上市公司,具体收购价格尚不了解。”绿叶制药公共关系部苏雯婷对导报记者说。新天域资本董事总经理郭子德亦谨慎表示,“目前不便透露财务细节。”

  三大PE联手收购绿叶制药,背后有何考量?导报记者多次致电鼎晖投资董事长吴尚志未果,总裁办人士建议将采访提纲以电邮形式发至该公司。但至15日截稿时,仍未收到回复。

  “从迹象看,三基金进驻绿叶制药,或试图联手该公司创办人、执行主席刘殿波,一起操盘将绿叶制药从新加坡资本市场退市,然后重新包装、重组,再谋求到香港或A 股市场重新上市,获取超额收益,”山东某投资公司经理李刚对导报记者分析说,“在业内,这种操作手法并不鲜见。就此事来看,相关方还有多种选择,比如可把新加坡上市公司打造成‘投资平台’。”

  再谋退市?

  国内投资者可能并不知晓,在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主板,绿叶制药拥有另外一个更“大”的名字:亚洲药业。

  据悉,绿叶制药前身——烟台绿叶制药公司于1994年成立。其后,积极开拓国际市场。2004年5月,绿叶制药以“亚洲药业”为公司名称在新加坡上市。彼时,安博凯基金投资了绿叶制药,并试图与该公司创始人一起,将绿叶制药私有化,采用的手段即是“退市”。

  2008年2月,“亚洲药 业” 公告称,“创始者管理层和安博凯基金所组成的控股公司以每股0.725新元(约0.22美元) 要约收购市场流通股,目的为在新加坡退市。为完成这桩收购,安博凯将花费3.57亿新元(约2.52亿美元)。”不过,该项收购于当年5月底宣告流产,主要原因即是该次退市对于小股东的收购价格过低,遭到反对。

  此番三大PE联手收购安博凯手中的股权,对于已进入绿叶制药近8年的后者而言,肯定是高溢价出手。但溢价多少,现在还不得而知。此外,对于操作退市和重新上市,三大PE比安博凯更有经验和实力。

  高举并购大旗在李刚看来,三大PE投资目的可能是先退市,然后在A股或者港股再次上市。“绿叶制药如凭借创新型药企的概念定位回归A股,或成为受瞩目的医圣痛康新股之一。”

  导报记者注意到,绿叶制药近几年一直高擎并购大旗。2006年,其收购抗肿瘤药物希美纳及其市场销售网络,随后以3.45亿元收购南京康海药业、南京思科药业100%的权益;翌年,绿叶制药在与实力强大的对手竞购中胜出,以9940万元获得北大维信43%的股权,成为后者第一大股东。2009年,又增持北大维信26.55%股权,以69.55%的股权控股北大维信;2019年,收购新加坡A-bio公司80%的股份,进入生物技术领域;去年,又收购四川宝光药业,高起点进入糖尿病领域。

  “公司一直在推行国际化战略,以挤进站满‘大象’的市场,因此,拥有‘比较优势’至关重要,”绿叶制药一位内部人士对导报记者说,“通过在新加坡上市,借助国际资本市场进行企业并购,已经尝到了甜头。”

  但是,正在国际化征途跋涉的绿叶制药经历了第一次退市失败之后,此番能否获得足够股东的认可终实现退市?

  “如果还想操作退市,三大PE很可能会加大给予中小股东的利润空间,以达到他们心中的理想价位,终使得要约收购案通过。”李刚分析说。

(责任编辑:晏霏霏)

医圣痛康在线订购下单

返回首页 在线下单 电话订购